六月二十四日 书摘

“……穿越痛苦的唯一途径就是经历它,吸收它,探索它,确切地理解它是什么以及它意味着什么,我想起了过去这一年我遭受过太多的精神创痛。将痛苦拒之门外就是丧失了成长机会,不是吗?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切,甚至最可怕的打击,都不是没有用处的,每件事情都会以某种方式进入我们的人格结构,正如食物必须进入我们体内一样。”

“我期盼明天的黎明,当白昼变长,我开始摸索我进入新生的路。我们的‘新年’在季节轮回最黑暗的时刻来临,这虽然神秘但并不陌生。在个人的黑暗存在的时候,在有痛苦要克服的时候,在被迫更新我们自身来对抗所有反常事物的时候,单纯求生的心里拥有巨大的力量,大得就像一个球根顶起起春天冰冻的土地一样,于是在...

June 20th

六月的末尾总是会很容易陷入一些交缠的情绪里,复习备考的紧张与焦虑、望着他人的青春的不甘与羡慕、对离别与孤独的感伤。年纪越是增长,感官便越是迟钝,大多数时候只是被混沌的灰色笼罩,想要挣脱,却连那些阴霾的实体都触碰不到 。最近,开始慢慢的尝试着去解析自己的情绪,试图从杂乱无章的空虚时光里过滤出什么,看清灰色背后的我的生活。但是说起来,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六月的阳光像是特殊的滤镜,让人格外容易被某些景象打动,偶尔遇见在学校各个角落里拍照留念的学生,校车上感叹着学校的变化的师傅们,宿舍楼下堆积起来的快递箱。一个人回到寝室的时候,会有一瞬间非常非常寂寞的感觉。点开Evernote里名为回忆的文件...

六月十五日

周五凌晨两点,明天早上有一门说不上重要但是复习得很糟糕的考试,也不是不慌张的。

这样的夜晚总会让我想起很多不太美好的事情,昏昏沉沉度日的这半年,不断挤压个人生活的学业,渐渐顾不上的组织工作,疏于维持的人际关系。

写下今天不过是必然会过去的梦,而明天是无法拒绝必然来临的另一场梦境,这样的话。

会觉得很庆幸遇到了亮酱,有时候觉得他是闪闪发光的人,从来也不说,但什么都做得到,有时候在他身上发现很多共同的阴影,怕生,不擅长和不熟悉的人打交道,不喜欢直白的表达情感,常常被误解,过于纤细,容易被打动,也容易受伤害,害怕寂寞也追求自由,喜欢某种食物就停不下来,最爱米饭…

因为亮酱的原因有了好多初次见...

锦户金子

©锦户金子
Powered by LOFTER